导航菜单

搅屎棍皇后:李凤娘是如何挑唆宋光宗与宋孝宗,父子长期不和的

MG游戏官方网站

搅屎棍皇后:李凤娘是如何挑唆宋光宗与宋孝宗,父子长期不和的

宋光宗对李凤娘这位原配妻子又爱又怕。皇帝君临天下,拥有无上的权威,却在家里怕老婆,李凤娘说的话,光宗只能唯命是从。但毕竟是皇帝,受制于老婆,难免心有不甘,便想改变这种状况。皇后深居内宫,无法与外界联系,只能倚仗宦官。光宗想釜底抽薪,将李凤娘的亲信宦官全部杀死,但他性格懦弱,犹豫未发。光宗的计划被宦官们知道后,便在宋光宗和李凤娘之间搬弄是非。因此,每当光宗说出憎嫌宦官的话,李凤娘便加以包庇。对妻子的惧怕,加上对父亲的猜疑,光宗身心备受折磨,心理压力很大,得了一种怔忡病。

宋孝宗听说儿子生病后,还是爱子心切,便召御医入问,配了药方,打算等光宗来问安时,将药给儿子试服。宦官却在此时趁机兴风作浪,挑动李凤娘说:“太上官家合药,欲待皇上前去问安,即令服饮。倘有不测,岂不贻宗社之忧么?”意思是说宋孝宗别有用心。

在这之前,宋光宗想立唯一的儿子,也就是李凤娘之子赵扩为太子,但宋孝宗却不同意。孝宗更喜欢赵恺(光宗兄长)的儿子赵,当时,光宗取代兄长赵恺成为太子,如今孝宗却想立兄长之子为太子,这无疑让光宗感到极大的疑惧。所以,他不再定期去重华宫问安,这更让李凤娘信了宦官之言,认为宋孝宗合药是想借机毒害丈夫。

过了几天,孝宗召光宗家宴,李凤娘不让光宗知道,独自去了重华宫,当面向孝宗提出立儿子赵扩为储。孝宗沉吟不答。李凤娘按捺不住,竟然责问公公说:“古人有言,立嫡以长,我是六礼所聘,赵扩又是我亲生的,为什么不能立为太子?”因为宋孝宗不是宋高宗的亲生儿子,李凤娘这句话惹得孝宗大怒,当即拂袖而去。

李凤娘回去后,不但向光宗哭诉,还添油加醋地说了孝宗合药一事,认为孝宗对光宗有废立之意。宋光宗信以为真,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,他再也没有去重华宫给父亲请安。

光宗不给孝宗请安,孝道有亏,群臣纷纷进谏,宋光宗却不肯听从,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“过宫”事件。

绍熙三年(公元1192年)十二月,群臣伏阙泣谏,光宗当场推辞不过,才勉强答应。谁知道过了几天,光宗仍然没有要去重华宫的意思。群臣再一次奏请,光宗才去了重华宫一次。

在长至节和次年元旦,光宗先后两次到重华宫给孝宗问安。之后就再也没有踏进重华宫半步。朝野上下对光宗此举,议论纷纷,太学生们也加入了群臣劝谏的行列,上百人联名上书,要求光宗过宫。但光宗依然故我,根本不予理睬。

到了孝宗生日的时候,群臣联名上奏,请光宗去重华宫贺寿。给事中谢深甫说:“父子至亲,天理昭然,太上皇钟爱陛下,亦犹陛下钟爱嘉王。太上皇春秋已高,千秋万岁后,陛下何以见天下?”宋光宗有些被打动,于是答应过宫。正要出发的时候,李凤娘突然从屏风后出来,拉住光宗的手,娇滴滴地说:“天气这么冷,官家还是先回去饮一杯酒!”光宗本来就不想去重华宫,于是打算跟李凤娘回去后宫。中书舍人陈傅良急得不顾君臣礼节,跑上来拉住光宗的衣裾,抗声道:“陛下不可再返!”李凤娘力挽光宗。陈傅良也不肯放手,一直跟随道屏风后。李凤娘大怒,呵斥说:“这是什么地方?你们这些秀才要砍了驴头吗?”陈傅良只好放手,大哭而出。

李凤娘又派宦官问陈傅良为什么哭泣,陈傅良说:“子谏父不听,则号泣随之,此语曾载入礼经。臣犹子,君犹父,力谏不从,怎得不泣?”宦官入报李凤娘,李凤娘大怒,竟然传下旨,永不再见太上皇。

绍熙五年(公元1194年),宋孝宗生病,一连三个月,宋光宗没有一次过宫探视父亲,不仅如此,还天天与李凤娘游宴。皇帝如此行径,完全丧失了人心。群臣因宋光宗不听从劝谏,纷纷上疏,自求罢黜,居家待罪,由此竟然出现了“举朝求去,如出一口”的现象,宋光宗则统统置之不理。

孝宗临死前,想见儿子光宗一面,顾视左右,却又说不出口,无奈地流下泪。消息传入朝中,宰相留正、兵部尚书罗点、中书舍人陈傅良、起居舍人彭龟年等纷纷进谏,劝光宗过宫去尽最后的孝道。留正甚至拉住光宗的衣裾哭谏,但光宗不听,最后只同意由嘉王赵扩前去探视。六月,宋孝宗在无限的遗憾和落寞中崩逝于重华宫。

宋光宗还不相信父亲是真的已死,怀疑是个圈套,于是,称病不出,不但不去重华宫,连丧事也不肯出面主持。宰相留正与礼部尚书知枢密院事赵汝愚(宗室子弟)无可奈何,只好请已经八十多岁的太皇太后吴氏(宋高宗皇后)出面主持丧礼。

由于宋光宗称病不出,朝中骚动。尚书左选郎官叶适,向宰相留正建议立嘉王为太子。留正同意,于是拟奏上报皇帝。过了六天,宋光宗才传出批示:“历事岁久,念欲退闲。”留正得到批示后,心中不安,担心由此惹来大祸,便故意在上朝时摔了一跤,随即称病离朝。

留正一走,朝政更加混乱。赵汝愚与外戚韩胄(北宋大臣韩琦曾孙、太皇太后吴氏妹之子)密谋后,认为宋光宗已经失去人心,不宜再居皇位,便请太皇太后吴氏下诏,说宋光宗愿意自动退位为太上皇,由嘉王赵扩即皇帝位。

赵扩即位的一幕,颇具戏剧性。当太皇太后吴氏命赵扩穿上黄袍登基时,赵扩却坚决推辞不就。自古以来,新皇帝即位,装腔作势推辞者不在少数。但赵扩却显然是极少见的真心不想做皇帝的人,他力辞不成,竟然吓得逃跑,一边绕着殿柱大兜圈子,一边大声喊道:“儿臣做不得,做不得!”最后,还是吴太后下令大臣挟持住赵扩,强行逼迫他穿上黄袍,这才顺利登位,是为宋宁宗。

等到儿子赵扩正式当了皇帝,宋光宗才知道消息,但此时也无可奈何,只好说:“事先怎么不让我知道?”宋光宗在皇位仅有五年时间,且昏庸不堪,碌碌无为。他被迫退位后,李凤娘也随着丈夫的失势而被权力所遗弃。

庆元六年(公元1200年),有算卦之人指李凤娘会有灾厄,于是李凤娘穿上道袍,虔心事圣,只是她难逃此劫。当年六月,李凤娘病死,终年五十六岁。两个月后,当了六年太上皇的宋光宗也病死,终年五十四岁。

放眼两宋王朝的后妃,能够影响朝政者并不少见,但像李凤娘这样,以一个女人之身搅得三代皇帝不安的皇后,在两宋历史上可谓绝无仅有。纵观李凤娘的一生,并无特别过人之处,仅凭一个江湖术士之言,便被纳为王妃,继而当上皇后。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李凤娘碰到的三代皇帝,无一最后不逊位成为了太上皇,这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诡异现象。 (本篇完)

达到当天最大量